死仍不足惜──在言论自由路上的查德

作者: 来源:国内新奇 时间:2020-07-18 19:10:23 浏览(560)

死仍不足惜──在言论自由路上的查德

二○一七年四月七日,是台湾首度以国家层级,透过纪念为了台湾独立而争取百分之百言论自由的郑南榕,来提醒社会大众,自由的空气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在历史上的绝大部分阶段,言论自由都是个高远的理想,甚至是梦想。至今,世界上仍有许多国家的人民,无缘享受真正的言论自由;也有许多国家的人民,努力争取真正的言论自由。

自一九六○年独立以来,政变频仍,内忧外患不断,局势的稳定成为查德与相关外国势力最首要的目标。随之而来的必然结果,就是自由的限缩。自从现任总统德比于一九九○年透过政变上台之后,查德获得二十余年相对稳定的和平,社会各方面也开始渐次发展,言论自由,也是其中一环。

早年的时候,查德对于言论的控制仍旧十分严密,总统与其家族不能批评、没有奠基于事实的评论不能刊登、有挑起族群矛盾之嫌的言论也是禁区。这样的原则,其实就是统治者利益与国家历史背景的结合。

根据一九九六年的查德宪法,第二十七条明文规定:「所有人都能享受思考自由、表意自由、沟通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新闻、结社、团结、迁徙、抗议、游行自由。」同条下半段的但书,「这些自由只能在尊重他者的自由及权利、维护公众秩序与善良风俗的前提下予以限制。」以上大约就是中华民国宪法第十至十四条,以及第二十二及二十三条的规定,内容也无甚差别。不过好玩的是,台湾戒严时期的政府玩法,跟查德目前的方式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根据当地同事的访谈,举例来说,所谓「没有奠基于事实的评论」,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没有明显到赖不掉的事实证据,都叫做『没有奠基于事实』」。因此,某某立委跟某某非配偶异性去摩铁过夜,不能评论,因为你没有用过的卫生纸或影像证据;某某部长的家族亲戚明明无业却开名车,不能评论,因为你没有拿到他买车的金钱来源。

如果你硬是要报导,会怎幺样呢?

政府有一个部门负责处理这种事情: ANS(Agence nationale de sécurité),类似美国的 FBI、台湾的调查局。每天就是盯着各间媒体杂誌,收集舆情跟编列注意名单。

插个题外话,查德当地的媒体虽然不多,但也有几间比较知名的,立场也各不相同。例如《进步报》是每日出刊,立场亲政府,常刊载政府文告;半月刊《恩加美纳》,立场就比较批判政府,曾有一篇标题是〈德比你够了喔!〉的文章批评统治者。以物价比例来看,查德的报章杂誌普遍偏贵,一份从一百五中非法郎(台币七‧五元)到五百(台币二十五元)都有,内容顶多就四到六大张,连个苹果A版的一半都不到……。

这些报章杂誌的贩卖方式也很有趣,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直接订阅;第二种,小贩批货后在交通要道叫卖;第三种,定点贩售。

由于市场不够支撑大量印刷,因此主要集中在当地少数的大型超市与「药局」门前贩售,就像台湾有些书店会在百货公司里一样,人潮较多的缘故。

一旦 ANS 觉得你太超过了,就会出手干预。干预的方法跟国民党也很像:找记者、总编辑或报社老闆聊聊、「深谈」一下;要是这招没效,那就改成罚钱;罚钱还不怕,那就把你关起来。至于这些有法源依据吗?不需要有。真的要搬一个,那就是国家安全跟族群和谐。

不过也仅止于此,查德政府不会让你从人间消失的。从这点看来倒是比国民党进步些。当然,这跟当政者的意志有关,德比总统相较于刚上任之初,已经渐渐地放宽红线,目前的政策方针大概可以套用一句周星驰的台词:「公堂之上不准提老木。」换句话说,就是你可以批评政策、但是不能碰到总统跟他的家族。

另外一条明确的红线,则是挑起种族对立。由于查德是一个被人工定义出来的国家,境内有两百多个族群存在,也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当年的丰田战争,简单说就是北方部族结合利比亚势力,与结合法国势力的南方部族内战。因此任何可能造成种族对立的言论,都会挑起当局敏感的神经。

以现况而言,查德的新闻工作者也有自己的组织来争取权益,比较有名的就是 UJT(Union Journale Tchadienne)。这些新闻工作者的团体也有通过类似编辑台公约的宣言(Déontologie du Journaliste Tchadien),持续为争取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而努力。

最后,我问当地同事,查德有没有类似郑南榕这样,为了争取言论自由而牺牲的烈士?他想了想,摇摇头说:「没有。」

死仍不足惜──在言论自由路上的查德勇闯非洲死亡之心:一个台湾人的查德初体验
    作者:陈子瑜出版社: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2018/05/01博客来书店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