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

作者: 来源:国内新奇 时间:2020-05-28 09:48:48 浏览(817)

2019-06-13|撰文者:诏艺

「既没有绘画,也没有雕塑,也没有音乐,也没有诗歌。就只有创造是唯一的真实。」─ 翁贝托.薄邱尼

“There is neither painting, nor sculpture, nor music, nor poetry. The only truth is creation.”- Umberto Boccioni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翁贝托.薄邱尼。Image source: WIKIPEDIA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自画像〉(Autoritratto),油彩,约1916。Image source: WIKIPEDIA



艺术家生平

翁贝托.薄邱尼(Umberto Boccioni, 1882 - 1916)出生于义大利南部大城卡拉布里亚雷焦(Reggio Calabria)。他的父亲是一名来自义大利北部罗马涅(Romagna)地区的政府僱员,家里有他和姊姊两位子女。1897年,15岁的薄邱尼和他的父亲搬到了南义西西里岛的卡塔尼亚(Catania, Sicily),他在那里完成基础学业。1898年,他移居到罗马,进入罗马美术学院(Accademia di Belle Arti di Roma)的裸体绘画(Scuola Libera del Nudo)部门学习。年轻时的他就显露出对于德国着名哲学家诗人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 – 1900)的思想、叛逆的人生哲学,以及社会主义的高度兴趣。从他年轻时多面向的表达内容和兴趣中就不难发觉,他挑战权威和批判性的人格特质,都强化了后来在「未来主义」(Futurism)艺术发展中的领导者特质。他在绘画方面主要的养成过程,包括1902年后师从「分色主义」(Divisionism)画家Giacomo Balla (1871–1958),也曾短暂待过巴黎,在那里他也花了不少精神研究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风格。但自接触并加入未来主义潮流后,他的艺术创作加入了更多关于机械、速度、工业化等更加前卫和狂烈的元素。1916年5月,薄邱尼加入义大利军队,但很不幸地于,他因骑兵训练期间不慎从马背上被抛出并被践踏而受重伤,第二天即去世,享年仅33岁。

〈未来主义〉发端于义大利诗人兼艺术理论家菲利波.托马索.马里内蒂(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 1876 - 1944)最初在米兰、后于《费加洛报》(Le Figaro)上所发表的《未来主义宣言》(Manifeste du futurism/Manifesto del Futurismo)。马里内蒂以稍嫌浮夸煽情的文辞表述,号召扫蕩一切传统艺术、创建能与机器时代的生活节奏相配合的全新艺术形式。他以教条方式列举出〈未来主义〉的数项基本原则,重点包括对陈旧思想的憎恶,尤其是对陈旧的政治与艺术传统的扬弃,并特别表达了对速度(speed)、科技(technology)和暴力(violence)等工业化新时代元素的狂热偏好。汽车、飞机、工业化的城镇等等事物在未来主义者的眼中充满魅力,因为这些新硬体的出现,象徵着人类依靠技术的进步征服了自然。未来主义诞生后,迅速由文学界蔓延扩散至艺术、音乐、建筑、电影、摄影等各个领域。此思潮虽起始于义大利,却对周遭其他欧洲国家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俄罗斯尤为明显,而未来主义的艺术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了。以薄邱尼为首的几位艺术家,如 Carlo Carrà、Gino Severini、Giacomo Balla、Luigi Russolo等,于另外发表了〈未来主义画家宣言〉(Manifesto dei pittori futuristi)。未来主义绘画观念上源自立体主义,但在立体主义多视点的基础上,加上了表现速度和时间的元素,一方面是延续立体主义多视角在绘画观念上的突破,另外也强调了动态/运动所产生给人振奋的力量在他们思想中的地位。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刊载在〈费加洛报〉上的未来主义宣言。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几位未来主义信奉者们的合照,年份不详。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创作风格

在绘画方面,薄邱尼运用了艺评人和学者们所称的「力线」(force-line)描绘概念,透过精巧细腻的构图準备,产生乱中有序且富有强烈动能美学的特有笔触,将立体派所建构的三维世界观加入时间要素,推向更进一步的四维动态视界。画面中所有的都市街景、人类活动、文明进程,都显得纷扰骚乱而躁动不安。工业化后的世界在他的笔下,狂乱地扭曲并加速,有如经蒸煮般滚烫了起来。虽然薄邱尼也曾经历过印象派、后印象派先驱们在绘画观念上的洗礼,也曾创作类似作品,但他停留在那个阶段的时间不长。他对于绘画上的表现方式,和约略同时期发展中的早期表现主义艺术家们採取不同路线,没有将重点放在主观情绪的观察和描绘,而是以客观的角度,来描绘人类或物件处于大环境中的外形姿态。这个特色不仅在他众多都市街景的作品中可以观察得到,在其描绘人物作品中则更为明显。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早晨〉(The Morning),油彩木板,1909。©Paolobon140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城市崛起〉(The City Rises),油彩画布,1910。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弹性〉(Elasticità),油彩画布,1912。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L'antigrazios〉,油彩画布,1912。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薄邱尼的艺术作品中,最为人所熟知,且即使时至今日,依旧对于各领域以及造型上有绝对性启发的,首推他强调客体必须与环境做结合的现代雕塑。,薄邱尼发表了《未来主义雕塑宣言》(Manifesto tecnico della scultura futurista/Technical manifesto of futurist sculpture),他宣布:「绝对而彻底地抛弃外轮廓线和封闭式的雕塑,让我们扯开人体并且把它周围的环境也包括到里面来。」 

据资料纪载,在前述宣言发表后,于1912年末至1913年间,薄邱尼陆续製作出数件以未来主义雕塑宣言为理论基础的石膏模型雕塑,但是仅部分存有摄像纪录,大部分作品后来都没有留下来,少数倖存的作品之一便是其名作〈独特的空间连续形态〉(Forme uniche della continuità nello spazio/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原始版本在艺术家生前尚未有机会具体化,最早的铜铸版本也迟至1931年才被翻铸出现。这件作品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20世纪初现代艺术中最前卫、也最具标誌性的雕塑作品。不但欧洲央行曾于1998年以它的造型,发行过一个面值20分欧元硬币的版本,对于后世电影、卡漫公仔等在全球的人形造型发展史上,也有着开天闢地、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这件雕塑作品的出现,完美呼应了未来主义论者对于打破旧艺术所做的最佳範例,并且令人惊讶地符合人类对于美学的永续和普世性观点,这些都可从这件作品现世百年后,依旧受到热爱即可证之。

〈独特的空间连续形态〉在创作上,採取360度立体视角製作,描绘了处于运动中的人类形象,同时表现出人物自身如何和身旁的环境、空气、速度等相结合,所形成的一种超乎静止的力学观点。雕塑在形象没有明显强调人物的面容,也刻意不出现双臂,让这件作品在各角度看起来都呈现相当古典的三角稳重构图。下半身肌肉部分描绘则採取空气动力学和流体形式,腿部底下的两块方砖将人物连接到地面作为基座。即使不是件如当代艺术中动态的机械装置,任何人看到这座雕像,都可以马上意会到这是一个在运动中的物体,完全实践薄邱尼的艺术理论,成为上世纪现代艺术中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独特的空间连续形态〉(Forme uniche della continuità nello spazio/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铜雕,1913创作,1931年后铸造。©Paolobon140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20分硬币欧元。© European Central Bank (ECB)  Image source: WIKIMEDIA

身为义大利未来主义的创始理论家,薄邱尼更是一位将理论务实化的伟大实践者,以「将理论化为实际艺术成就」的能力而言,他可说是一位不世出的超级天才。有评论认为,他不但在理论上远远超越了那个时代,甚至在创造力和想像力上,也远超越同辈人半世纪以上。他认为可以在雕塑中使用更广泛的媒材,加入如玻璃、木材、纸板、铁器、水泥、皮革、布料、镜子,甚至电灯等等,这些非传统物质的使用,虽没有来得及在他有生之年的创作中出现过,但在后来的达达主义和数十年后所发生的装置艺术风潮中都一一成为现实,许多理论观念也在60年代后当代艺术发展中持续被广泛运用。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人类活力的综合〉(Synthesis of human dynamism),石膏,1913。(作品已灭失)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关于未来主义艺术家们的主张与历史,有谓他们基于「唯物论」而对现代战争大加颂扬,并认为战争是艺术最终极的形式,且多抱持缺乏包容性的民族主义思想,同时攻击那些不认同他们、在他们眼中所谓「过去主义者」,因而对他们的这些行径不以为然,但也有些学者试图避开那些宣言文字片面上意义,持不同观点试图翻转这样的看法。但客观持平而论,即使未来主义因其激进思想,而在一战后不久就逐渐被反战意味浓厚,或意图逃离现实困境的超现实主义所替代,但若排除了「以今非古」而产生对于他们「政治不正确」的看法分歧外,薄邱尼等这群未来主义艺术家们,确实创造出一段影响力深远且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史篇章。

儘管薄邱尼的生命短暂,他和他的同侪们,对于20世纪至今的各文化领域的思潮发展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他们对于年轻人的充沛活力、速度、力量和技术的偏爱,在许多当代生活中都依旧随处可见这样的精神。包括装饰艺术、造型设计、建筑、摄影、电影(如机器人、人造人等)、电玩、服装设计,甚至科技创新领域等,未来主义艺术家们所发想出的许多元素,至今不仅是欧美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对全球各不同文化的创意工作者,提供了无限发想题材和想像空间。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头和房子和光〉(Tête + maisons + lumières),石膏,1912。(作品已灭失)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走路继续有风的最强钢弹」 ─ 义大利艺术家翁贝托.薄邱尼U薄邱尼,〈枪骑兵的冲锋〉(Charge of the Lancers),1916。 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